• <noscript id="82ii8"></noscript>
  • 需求性質:如何正確響應用戶需求

    閱讀量:927|2017.05.18

    忌諱盲從

    滿足用戶需求,是作為產品經理的基礎能力,這一點在任何一個團隊都是值得肯定的,我們通過滿足用戶的需求來實現自我價值,從而為團隊,為企業創造價值,可現實總是比較復雜的,許多生活中的事情無法用 0 和 1 來正確的詮釋,編碼世界比真實生活要簡單的多,不是 0 就是 1 。


    盲目的滿足用戶需求,會讓我們迷失自己的本心,我所面對的是數以百萬乃至千萬計的龐大用戶群體,不要說每個用戶的需求了,即便是每個用戶說一個字,就已經不是人力所能及的事情了。


    這也是從根本上決定了產品無法滿足所有用戶的需求,不可能存在十全十美的產品。

    這句話大家并不陌生,換一個角度來理解,這個現象實際上是在告訴我們,不是所有的用戶需求,我們都要滿足。同時,這也是在為我們的產品生涯,敲響警鐘。


    我仍然記得一次一次滿足了客戶需求,滿足用戶需求后,看到數據的變化,看到用戶的反饋時的心情,無比興奮,這是來自于客戶或者用戶的高度認同,是一種自我價值的實現,可實際上,這種情況非常的正常,談不上自我價值的實現,也談不上高度認同,多數時,只是獲贈者對贈與者的一種感謝。僅此而已。


    換言之,用戶需要一個蘋果,你將蘋果給了用戶,他便會向你表達謝意,并夸獎你,而實際上,你可能是賣魚的!

    這樣的夸獎,就如同被發了一張“好人卡”,除了自我安慰,沒有其他意義了。


    作為產品經理來講, 我們會接觸到形形色色的用戶,對應的是五花八門的需求,最容易犯下的錯誤,便是去詢問用戶想要什么,然后再將用戶想要的做出來,獲得一張又一張的“好人卡”,糟糕的是,我們樂此不疲。


    有選擇的去響應用戶的需求,忌諱盲從,忌諱依賴用戶需求,是作為新一代產品經理需要警惕的一句話,因為我們許多人都曾經或者正在這句話里,被虐的醉生夢死


    有選擇的去響應用戶需求

    市場上存在許多“雜貨鋪”,不算太大的門面,陳列著五花八門的商品,有廚房用品,也有臥室用品,還有學習文具以及更加瑣碎的周邊產品,人們總是會將商品種類的數量與銷量進行簡單的掛鉤。


    記憶當中,許多產品都在忙于堆砌功能,這就像雜貨鋪心理一樣,我們簡單的將用戶喜好與功能的數量進行了對接,這是因為我們極度的缺乏安全感,也缺少自信。

    我們開了一家餐廳,準備了許多食材,作為餐廳的舵手,我們想要吸引更多的食客,最好是遠近聞名,當大家想吃飯時,都會第一時間來到我們餐廳。


    喜歡吃粵菜的,我們有專業的粵菜師傅,喜歡吃川菜的,我們也有專業的川菜大廚,不僅僅是八大菜系,西餐,印度等比較流行的外國菜,我們也會提供,還有小吃,甜點等等。


    對于舵手而言,舍棄任何一個菜系都是無法理解的,他總是這樣告訴身邊的人“如果我們不做粵菜,那喜歡粵菜的食客,就要跑到別人家的餐廳了”

    貪圖功能的數量,實際上是我們自身的不自信以及對產品缺少安全感導致的,因為我們就像這位餐廳的舵手一樣,擔心“少了某些功能,用戶就會被其他產品搶走”。


    不難想象,當餐廳正式營業時,他的廚房 一定比就餐區還要大很多,每天所需要付出的成本也會高許多,對于產品也是一樣的。

    和餐廳有所差異的,當產品出現堆砌功能時會更加的凄慘,原因在與不論餐廳支持多少種菜系,我們總能知道餐廳是吃飯的,可產品一旦功能過載以后,沒有人知道,這款產品到底是做什么用的。


    選擇方法:如何選擇合適的用戶需求去響應,我有三個建議,但在我們繼續下去之前,我需要慎重的提醒你,這三個建議既不是唯一的,也不是絕對的,不同的環境下,我們會有不同的方法來對待,即使是我個人在遇到不同問題時,也會有不同的判斷方法,這些方法總共的數量,遠遠超過五種,甚至說同一個問題就會有兩種以上的方法來處理,并且他們的處理結果還是不一樣的。


    你可以將這五種方法視為對自己的啟發,在實際的工作種去求證,去培養意識,最終仍然需要建立自己獨特的判斷方法,并且不斷的豐富他。


    第一條:是否符合產品本身的定位

    有人渴了,有人餓了,也有人無聊了,但餓了的人不會去電影院吃飯,渴了的人不會去飯店喝水,無聊的人也不會去喝水打發時間。

    用戶的需求是五花八門的,由于懶惰至上的人性使然,我們總希望在自己遇到困難時,能有外力來幫助我們,這需要我堅定的認識到產品本身的定位。


    支付寶做社交,微信做電商,京東做相機,這樣的混搭讓人們眼前一亮,很容易意識到功能和產品的定位出現了偏差,所以我們還是很少見到這樣的案例的,因為這些情況足夠顯眼,足夠突出,實際上只是因為問題太大了,而不是因為我們可以忽略這個問題了,即功能與產品定位不符合。

    我們將這些跨域的環節縮小一點,自拍相機增加了拼圖功能,圖片社交增加了語音留言,資訊產品增加了微博功能,這樣的組合是否已經讓我們產生了疑惑?


    看上去拼圖功能和自拍相機都是屬于圖片處理類的,而且自拍的用戶也確實存在拼圖的訴求,這確實是存在用戶需求的,回到我的命題中,只要我們思考一下,這款產品本身的定位是拍照工具,還是圖片處理,拼圖工具,就能感覺到一絲不和諧。


    事情本身沒有絕對的,正如支付寶確確實實做了社交,盡管微信還沒有做電商,而有一些自拍相機也確實存在拼圖功能,而某些圖片社交軟件也確確實實增加了語音留言,這種情況,我們都會稱之為“轉型” 或者“嘗試轉型”


    當產品發展到一定規模時,為了讓價值繼續增加,又或者為了商業模式等一系列問題,或多或少都會經歷轉型風波,有的活的更好,有的沒有變化,也有許多轉著轉著就死了。


    因此,當出現功能與產品本身的定位存在混淆時,這表示產品本身的定位也在漸漸的發生改變,反過來理解,如果沒有做好轉型的想法,那切忌功能與產品本身的定位不符合。

    你覺得支付寶做社交失敗的最大原因是什么? 閑聊,鬧鬧磕,請暢所欲言。(回答之前,不如再看看 “是否符合產品本身定位”這一段)


    是否符合產品當前階段的重心

    越是成熟的團隊,越是不那么隨心所欲,當小團隊在埋頭找不到需求做時,大團隊的需求可能已經排期到下半年了,這是團隊發展的必然趨勢,需求會隨著產品的發展變得越來越多。


    需求排期這樣的開發模式里,我們會很清晰的告訴團隊,這個階段,我們的重點是什么,重心是什么,需求要往哪個環節傾斜,不符合當前階段重心的需求,則會考慮往后延期。


    我們需要理解什么是當前階段,什么是重心。

    版本編號對于大家來講一定不陌生, 常見的版本編號由4段編碼組成,A.B.C.D 如“1.2.3.4” 其中 A表示大版本編號,B表示模塊新增,C表示功能新增,D表示bug修復。


    實際上,每個編號都有其對應的一套衡量標準, 對于圖片處理類產品而言,我們已經有了水印功能,此時增加一個設置水印字體的模塊,會在B段編碼增加一位,而在原有水印顏色的基礎上增加一個顏色,則會在C段編碼里增加一位,如果是增加一個貼紙模塊,則是在A編碼增加一位。

    在我們進入版本開發之前,我們的 leader 就會告訴我們,這一階段是做什么類型的需求,是做一個小版本,還是做一個大版本,這將會極大的幫助我們去尋找合適的需求列入開發計劃。


    實際上A段和B段編碼由于成本較高,往往是由leader直接明確指定重心任務,是已經確定要做的事情,不妨將這個重心理解成暫時性的“產品本身的定位”

    對于C段和D段編碼而言,往往是以“完善”和“修復”作為重心,且這兩個段位我們都稱其為“小版本”,這樣的階段里,我們更多的去追求完善的功能數量,修復的bug數量,在單位時間里,追求更高的覆蓋面積。

    等同于“做一些簡單的功能,不要耗費太多時間,盡量去完善”


    因此,一旦我們評估出某個需求的成本過高了,不妨告訴自己的 leader,將其放到某個大版本的規劃里去執行。


    該需求的潛在群體面積有多大

    我們已經知道需求是要經過選擇的,前面兩個建議,是從團隊,也是從項目角度出發去做判斷,而這個建議則是直接從需求本身出發,去進行判斷。

    作為產品經理而言,我們的決策具備舉足輕重的影響力,這不是說我們有多么的權威,而是說我們決定了整個團隊的力量往何處使。

    一個 7 人小團隊,產品經理的一個需求,會耗費整個團隊一個月的時間,換算成人工成本,我們的一個想法,需要耗費十萬人民幣去實現。

    如果這個需求被判定為無效需求,就相當于打牌輸了十萬人民幣。


    實際上,產品經理是比較兇殘的賭徒,假如我們持續半年乃至一年都在做無效需求,就等同于輸了上百萬人民幣,盡管這筆錢并不表示由我們自己來承擔。

    因此,什么樣的需求能做,什么樣的需求不能做就顯得尤為重要了。

    做面積大的,不做面積小的。


    這個道理很簡單,100 位固定的用戶,90 位喜歡吃蘋果,10 位喜歡吃香蕉,作為商人來講,你是賣蘋果呢,還是賣香蕉呢?

    我們滿足大部分人都存在的需求,舍棄小部分群體的需求,不論這個小部分群體有多么的迫切,因為產品的價值無限接近于使用的人數,愿意買單的人越多,那么這個需求便越有價值。


    這點,在用戶需求里,我們更多的是去反推,根據某位用戶明確的需求反饋,去推測在目標用戶里,有多大的潛在群體,他們占比的面積有多大。

    “消息的閱讀狀態” 能讓我們知道發給朋友的消息,對方是已經看到了,又或者還沒看到。


    這個功能對于現在而言并不陌生,許多社交產品都提供了類似的功能,而微信卻一直沒有推出,實際上微信以后也不會推出該功能。

    對于微信的目標群體而言, 只有少部分群體以及少部分場景需要這個功能 。


    相對于我們每次使用微信所發出去的消息,非常關注閱讀狀態的這部分消息占比少,可能一個星期里會有1-2條,我們會對閱讀狀態保有期望。

    相對于情侶,職場這樣的強迫性關系而言,朋友或者半熟人在微信的用戶關系體系里占更高的比重,而對消息的閱讀狀態保有期望的更多的屬于情侶以及職場的上下級。


    以上兩個結論,我們完全可以通過用戶的抽樣訪談,用戶調研等一系列手段來得到參考數據。

    而這部分數據就會直接的告訴我們,“消息的閱讀狀態”是多數人的需求還是少數人的需求,盡管當我們和上級聯系時,當我們和伴侶聯系時,真的很希望能知道對方是否已經閱讀了這些消息。


    響應用戶需求

    當我們已經明確鎖定了某些需求時,也就是說我們已經決定了要做某個需求了,可以再來判斷一下這個需求是屬于什么類型的,是簡單的,還是復雜的,又或者是線性的。


    簡單需求

    簡單需求是指獨立性比較高的,于其他模塊牽連很小的需求類型,就像積木游戲里多了一塊豎條對整個模型而言,不會有太大影響。

    典型的簡單需求比如在微信的錢包里,增加某個功能入口,點擊進入對應的功能。


    復雜需求

    復雜需求是指會和其他功能模塊有密切交互的,需要開發額外系統的,這就好比拼圖游戲,我們要增加一個圖形,就需要考慮周邊其他圖形的邊緣。

    微信朋友圈允許發布短視頻便是一個復雜的需求,需要考慮到本地上傳,多平臺的播放,關系的屏蔽或開放等,都會受到影響。


    線性需求

    線性需求是比復雜需求更加復雜的需求,幾乎已經不能視為一個模塊了,他應該是一套完整的系統,并且一個版本沒有辦法完全開發,需要在后續若干個版本里進行完善,進行迭代,需要進行維護的。

    朋友圈的廣告功能,便是一個線性需求,除了播放廣告以外,還需要有一套廣告管理系統,一套廣告和用戶的匹配系統,甚至一套銷售管理系統來支撐。

    轉載自:人人都是產品經理